<ins id="hrnbv"><span id="hrnbv"><var id="hrnbv"></var></span></ins><var id="hrnbv"></var><var id="hrnbv"></var>
<var id="hrnbv"></var>
<var id="hrnbv"><strike id="hrnbv"><menuitem id="hrnbv"></menuitem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hrnbv"></cite>
<cite id="hrnbv"></cite>
<cite id="hrnbv"><video id="hrnbv"><menuitem id="hrnbv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hrnbv"></cite>
<cite id="hrnbv"><video id="hrnbv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hrnbv"><video id="hrnbv"><thead id="hrnbv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hrnbv"></cite>
童話大全首頁 經典童話 寓言故事 民間故事 神話故事 專題童話 兒童故事 童話作文

奧德修斯和珀涅羅珀

2014-04-26 06:31:34

故事摘要: 歐律克勒阿急忙來到女主人的內室,走到珀涅羅珀的床前,欣喜地喚醒正在熟睡的珀涅羅珀,并對她說:“可愛的……

歐律克勒阿急忙來到女主人的內室,走到珀涅羅珀的床前,欣喜地喚醒正在熟睡的珀涅羅珀,并對她說:“可愛的女兒,快快醒來。你日夜盼望的人已經回來了!奧德修斯已經回來了!他已將那些讓你擔驚受怕的求婚人全都殺死了!”珀涅羅珀睡眼惺忪地說:“歐律克勒阿,你在說胡話吧?你為什么用這種話把我驚醒呢?”

“王后,請你別生氣,”歐律克勒阿說,“他們在大廳里所嘲弄的那個外鄉人,那個乞丐就是奧德修斯,其實,你的兒子忒勒瑪科斯早就知道了,可是,在完成對求婚人的復仇之前,他必須保守秘密?!?/p>

這時,王后一骨碌從床上跳起來,抱住了老人,眼淚撲簌簌地滾落下來?!斑@是真的嗎?如果奧德修斯真的在宮里,他一個人怎能對付得了那么多的求婚人?”

“這我既沒有看到,也沒有聽到,”歐律克勒阿回答說,“我們女仆都被關在內廷。后來,你的兒子來叫我時,我看到你的丈夫正站在一堆尸體中間?,F在尸體已拖出去了。我把整個房子用硫磺熏了一遍。你不用怕,可以去了?!?/p>

“那么,讓我們去吧!”珀涅羅珀說,她因滿懷著恐懼和希望而顫抖。她們走出大廳。珀涅羅珀默默地站在奧德修斯的面前,爐火在熊熊燃燒。奧德修斯垂著頭,看著地上,等待她先說話。王后又驚又疑,仍然沒有開口。過了一會兒,她好像覺得那是她的丈夫,但又感到他仍是一個外鄉人,一個衣服破爛的乞丐。忒勒瑪科斯忍不住了,幾乎是惱怒地,但仍然帶著微笑地說:“母親,你為什么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?坐到父親身邊去,仔細看看他,并且問他呀!哪有一個女人跟丈夫分別二十年后,看到丈夫回來,還像你這樣無動于衷的?難道你的心硬似石頭,沒有感情嗎?”

“呵,親愛的兒子,”珀涅羅珀回答說,“我已經驚訝得呆住了。我不能說話,不能問他,甚至也不能看他!可是,如果這真的是他,是我的奧德修斯回來了,我們自會互相認識的,因為我們都有別人不知道的秘密標記?!眾W德修斯聽到這里,朝兒子轉過身子,溫和地微笑著說:“讓你的母親來試探我吧!她之所以不敢認我,是因為我穿了這身討厭的破衣服。但我相信她會認出我的?,F在,我們首先得考慮一下其他的事情。如果一個人在國內殺死了一個同族的人,那他就得棄家逃走,即使他的權勢大,不怕有人來替死者復仇?,F在,我們殺死了國內和附近海島的許多年輕的貴族,那可不是一件小事。我們該怎么辦呢?”

“父親,”忒勒瑪科斯說,“你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,這得由你作出決定?!?/p>

“我愿意告訴你們,”奧德修斯回答說,“最明智的辦法應該是這樣的:你,還有兩個牧人,以及屋里所有的人,都應該先去沐浴更衣,而且要穿上最華麗的衣服。女仆們也該穿上最漂亮的衣服。然后,歌手彈琴奏樂。這時從門外走過的人一定以為我們這里還在舉行慶宴。求婚人被殺的消息便不會傳出去。同時我們準備到鄉下的田莊去,以后的事,神衹一定會告訴我們該怎么做?!?/p>

不一會,宮里傳出一片琴聲和歌舞聲,門外的大街上擠滿了人,他們猜測說:“一定是珀涅羅珀選定了她的丈夫,宮里正在舉行婚禮呢!”直到傍晚時,人群才漸漸散去。

奧德修斯在這段時間里沐浴更衣,并抹上香膏。雅典娜使他神采奕奕,矯健俊美,頭上鬈發烏黑,看上去像神衹一樣。他回到大廳,坐在妻子對面。

“真是奇怪的女人喲,”他說,“一定是神衹給了你一副鐵石心腸。其他的女人,當她看到丈夫受盡折磨重回故鄉時,肯定不會這樣固執地不認她的丈夫?!?/p>

“不理解女人的男人哪,”珀涅羅珀回答說,“我不敢認你,既不是因為驕傲,也不是因為輕視。我清楚地記得,二十年前奧德修斯離開伊塔刻時的樣子。好吧,歐律克勒阿,從臥室搬張床出來,鋪上毛皮,讓他就寢?!?/p>

珀涅羅珀這么說,想試探一下她的丈夫。但奧德修斯卻皺起了眉頭,看著她說:“你在侮辱我。我的床沒有一個人能搬得動。它是我自己建造的,這里有一個秘密。在我們建造宮殿時,這地方中間有一棵橄欖樹,粗大得像根柱子。我沒有砍掉它,使這棵樹正好在我臥室里。等墻砌好后,我削去枝葉,留下樹干,上面蓋上天花板。后來,我把樹干磨得光潔,用它做了床的一根支柱,又安上雕著花紋、鑲著金銀和象牙的床架,再用牛皮繩做成繃子。這就是我的床,珀涅羅珀!我不知道它是否還在那里??墒俏抑?,如果有人想搬動它,就得把橄欖樹齊根鋸斷?!?/p>

奧德修斯和珀涅羅珀的最新評論

广东快乐十分论坛群吧